電話:0731-87899779
傳真: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飲用水安全最基本舉措就是立法

日期:2013-4-12 14:08:36 瀏覽次數: 3535  分類:行業新聞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由于中國水環境整體形勢非常嚴峻,水環境污染的壓力在加大,供水水源的水質總體有可能呈下降趨勢,部分水源遭受污染,嚴重的甚至喪失了原有功能,給提高水質增加了難度,而且供水水質安全也面臨現實威脅。” 全國人大代表、中科院科技政策與管理科學研究所副所長王毅對本報表示。 

  王毅認為,從發達國家的經驗來看,保障飲用水安全的最基本舉措就是立法,應盡快制定《飲用水安全法》,構建一個有效的飲用水安全法律保障體系。 

   飲用水安全不樂觀 

  《21世紀》:您如何看待我國的飲用水安全形勢? 

  王毅:飲用水的安全形勢,與我國水環境的整體形勢密不可分。中國水環境形勢整體非常嚴峻,而且水污染問題具有成因復雜、流域性污染影響范圍廣、污染物類型多樣、負荷高和數量大等特征,不僅使得水資源短缺的問題雪上加霜,而且嚴重威脅人體健康以及生活質量的提高。 

  據水利部2007年對全國661個建制市和1746個縣級城鎮的4555個城鎮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的調查顯示,約14%的水源地水質不合格,據環境保護部2011年對地級以上城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環境狀況調查顯示,約35.7億立方米水源水質不達標,占總供水量的11.4%。湖泊富營養化問題突出,藍藻水事件頻發,河流型水源地安全隱患多,極易發生突發性水污染事件。大量工業項目布設在江河沿岸,不少尾礦庫位于飲用水水源上游,大江大河及周邊的流動源污染風險較大,直接威脅飲用水安全。 

  因此,我國飲用水安全形勢不容樂觀,飲用水的安全問題已經成為當前我國水危機中最嚴重和最緊迫的問題。 

 《21世紀》:那么,您認為,我們應當如何從根本上解決飲用水安全的問題? 

  王毅:環境安全、食品安全和飲用水安全是環境公共安全相互聯系的三個方面,從國際經驗來看保障環境公共安全的最根本舉措就是立法。相比較而言,我們的水環境和食品領域都有了相對完善的法律保障體系,而飲用水安全方面的法律還不完善。我呼吁,應盡快制定《飲用水安全法》,構建飲用水安全法律制度。 

  立法缺位 

  《21世紀》:我國目前關于飲用水的法律體系存在哪些問題? 

  王毅:我國現行關于飲用水安全保障的法律法規和部門規章,內容分散,法律層級不一,重疊與缺失共存,系統性、協調性和可操作性不強,遠不能滿足飲用水安全管理的要求。 

  制定于1994年《城市供水條例》,是城市供水中具有最高效力的法。但其上沒有明確上位法,因而在實際法規規范需要時,有關的法律都可以以不同的切入點來要求據此規范或“認領”城市供水,使得供水行業管理權限分散,難以實現行業的體系化管理,形成了供水安全的管理隱患。《城市供水條例》已頒布實施18年,部分內容已不能適應新的管理要求。 

  同時,飲用水安全管理法律內容缺失問題較嚴重,主要表現在如下幾個方面:飲用水安全監管主體和客體的權責在法律層面不明確;水源保護缺乏法律依據,目前我國還沒有明確的關于飲用水水源地保護經濟補償的法律條文;供水體制改革缺乏法律規范;缺乏二次供水設施管理的法規、規章;缺少城市供水應急體系建設的法律法規及工作機制。 

  《21世紀》:那么我們是否需要制定一部專門法? 

  王毅:從法律體系的邏輯性嚴謹性上來看,飲用水安全管理專門立法的缺位,導致行政法規和部門規章效力層級中的相關規定得不到相應的上位法支持,致使不同效力等級之間的法律規范不能很好地銜接,使得飲用水安全管理法律體系層次不清、結構不全。特別是在現階段,公眾對于飲用水安全的要求日益提高,而飲用水質量直接影響人體健康及全面小康建設的目標,因此,為保障飲用水安全,制定飲用水安全的專門法規勢在必行。 

  建立飲水安全框架 

  《21世紀》:關于《飲用水安全法》的立法,您有哪些構想? 

  王毅: 根據我們相關的研究,我認為應借鑒境外國家與地區飲用水安全管理的成熟經驗,并結合我國目前飲用水安全管理法律體系現狀,該專門法應從水源保護、投資運營、農村飲用水、水價管理、安全事故應急處置、監督管理、法律責任等方面提出新增飲用水安全法框架,飲用水安全法律框架思路如下: 

  一是建立以責任制為基礎,分工明確、責任明確、權威高效、決策與執行適度分開、相互協調的飲用水安全監督體制。二是建立以飲用水全過程風險評估為基礎的科學管理制度。三是堅持預防為主。遵循飲用水安全監管規律,有針對性地確定有關制度。四是強化飲用水生產經營者作為飲用水安全責任人的義務。 

 《21世紀》:水源地的保護是保障飲用水安全的前途,那么您對水源地的保護有哪些法律制度涉及? 

  王毅:在水源地保護的經濟模式上,我建議遵循“誰受益誰補償”的原則,明確飲用水源上下游地區責任、權利、義務和利益,通過建立多渠道的水源地保護經濟補償模式,由水費補償、共享基金補償、項目援建補償建立水源地保護經濟補償機制。建議設立省級“水源地保護共享基金”,負責對上游和下游開展經濟補償。“水源地保護共享基金”由省財政廳通過財政預算設立,并通過一般性財政轉移支付對上、下游進行財力性補償。 

  同時,在水源地的管理模式上,我們建議將政府各部門內與水源安全保障相關的職能部門進行歸并整合,在現行體制下,先成立集中式水源監管機構,統一負責水源安全保障,避免職權分散和互相交叉,避免監管缺位和重復勞動,并精簡行政管理體制,有利于提高管理的有效性和針對性,提高社會公眾的信任和滿意度。在未來大部制改革到位后,應將環境監管的相關職能合并,成立統一的環境監管機構。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